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親情的浮木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9-10
  • 資料點閱次數:63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親情的浮木23工 陳○紅
 
故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失控的已不清楚,我只知道現在每當眼睛稍作輕閉時,不請自來的往事景象會倏然浮掠在腦海,幕幕銜接,最終會停置在父母或女兒身上,而時間會在這個時刻把親情的浮木一段段的漂出來與我的心靈打招呼,然後,由於透過意識的反思,心中氾起了一陣陣罪惡感……。
 
猶記得六年多,自己因了無力對抗生命與環境的粗礪、慾望的拉扯,就輕易讓生活中各種喧嚷開始滲透我薄弱的心牆,而把為人子、為人父之責及正確的人生規範給隱藏了起來,任由鴆毒繁殖在生命軌道裏興風作浪,以致自由胎死獄中,相對的,也帶給了父母極大的痛苦打擊,尤其是母親。

那時候,母親在我剛解除禁見時,每星期都會固定來探望我;母親的神色含著無限隱痛我看得懂,因為我明白母親已知道我所犯的罪章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也因為這樣,對於為人子份內之務,依當時而論,我僅能做的似乎只剩下減輕母親的勞累。
 
於是,我揀挑宛轉的話語要母親不用常來。然而母親隔週仍依慣前來,我心疼不捨的問「怎又來了?」語意方休、餘音未歇,母親的眼淚便如珍珠斷線般落下,似在抗議我不要阻她前來;隨即母親透過接見話筒傳輸哀泣的聲紋:「我就想子啦!每晚目睭若瞌落,就想到你的頭面……」。至此,我才猛然驚覺自己是疏懈了母親殷殷期待的心情了。

 
如今事過境遷,但對於母親這一句「我就想子啦!」所隱喻的意義與無可替代性的況味,我仍深深感動與心痛不捨在每一個囚域靜夜裡騰;它不止讓我從中得到某種平衡內心的力量,更是把我從頹廢中沸帶領而出。

人生非無盡期,關於母親的心情,向來只忠於脫韁意念的自己,之前又曾幾何時是以負責的心努力過?夜來思之,慚愧呀!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