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築夢再出發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9-10
  • 資料點閱次數:55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築夢再出發 高中部郭○泰
 
有人夢想在遠方,有人的夢想在身旁,也許放在心裡、在手裡,或者在腦海裡。那會不會在牢裡?
 
那一年夏天,在離情依依的校園裡,我聽著畢業典禮上播放的周華健的歌-朋友,內心翻滾的悸動使眼眶潤溼了淚液。而當我雙手捧回請老師簽名、留言的紀念冊,看到上頭題上「成功,永遠屬於肯努力的人的,加油!」時,眼裡飽滿的淚水,終於再也止不住的自雙頰滑下。握著老師溫厚的大手,說:「好,我會加油!」那是一個充滿夢想與熱情的小學畢業生。
 
三年後的夏天,夢想不減、熱情更炙;在奔跑時,會想像自己如同翱翔天際的鷹隼,風切聲呼嘯耳邊,放眼望去的落腳點都是可能。於是三年的國中生涯都在田徑場與補習班之間留連,為的是什麼?
 
再三年的夏天?等不到了!一年後的轉學失利使我放逐自我,巨大的挫折壓得我眼前一片漆黑,開始一步步往深淵裡墮。深淵裡的黑暗更令我惶恐,深淵裡四個方位的垂直線都能各自交錯出刁鑽的小直角,活像個罩了簾幕的水族箱,而我像是裡頭的小魚。
 
一隻掙扎出魚鉤與魚線的小魚,不偏不倚地落入魚缸中,即使已經傷痕累累,仍死命地蹦蹦跳跳。頂頭一絲光芒中有垂降下鉤線,線另一頭所連結的是母親慈愛的雙手;儘管如此的希望滿懷、如此的淚如流泉,那魚線依舊撐不起我心中那份「頑劣」的重量,應聲而斷。砰!我摔到魚缸底,頓時腦袋一片昏暗。
 
又過了三年的夏天,我在哪裡?我一度夢見了我逃離了四面如壁的魚缸,我也一度夢到了我和母親團聚的溫馨畫面;然而,驚醒後卻只能望見方形天花板上白晃晃的日光燈管,若有似無的發出「痴人作夢」這類的訕笑聲。
 
我想,再持續這樣「做夢」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決定報考樹德進修學校,將高中未竟的學業完成,一轉眼已順利畢業,也算沒有浪費到太多的時間。
 
那一個鳳凰花開的夏天,我站在舞台上,握著老師滿注鼓勵的大手時,一股如雞皮疙瘩式的震顫,自腳底一路麻至腦門;昔日的感動、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以及那些曾經碎裂過的夢想,都一一浮現在眼前。嘴角揚起的,是母親的微笑;眼裡滾動的,亦是母親欣喜的淚水。
 
幸運的我,今年高中畢業後順利考取升學輔導班,目標就是明年的大學指考,而這也意味著我逐步往回建構曾有的夢想。再一年,再一年後的夏天,我想,我就要開始去實現夢想─那個我曾經間斷過卻又不曾忘懷的夢想。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