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自由真好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9-10
  • 資料點閱次數:32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自由真好 18工 沈○良
 
五點收封,走在中央廣場,天空出現雲彩詭異的景象,雖然是迥然不同的黃昏,但伴隨著涼風襲來,何嘗不是一種難得的視覺享受。

曾幾何時監方的鈴聲已成了我每日最愛聽的一首樂曲,每天清晨的六點半它會喚醒我們起床,整裝待備一天的工作與衝刺,中午十二點一到它又會提醒我們該休息吃飯了!這麼親切悅耳的鈴聲,它讓我思想起……。 
 
囚居的日子總是如此的一成不變,每日的開收封,總會經過那道高牆,走向該走的目標,去完成每一天的開始與結束。每每走到牆邊時,總會忍不住的往那分隔成兩個世界的巨巍高牆看上一眼,它是那麼的無情、冷酷現實。
 
曾經無數次的檢討過、反省過、痛苦過、掙扎過,也捫心自問,往昔的張橫,美其名是為朋友。然而,為了錢,在行事上都已是枉顧法律束缚與社會道德規範,在沒有顧及是否會對他人產生嚴重傷害的後果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這張錯誤的網,一層層地缚住良知,一寸寸地自掘墳墓,做著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做的事。網是越缚越緊,墳是越挖越深;在振振有詞,洋洋自滿後,得到的是血淋淋的慘
痛教訓,一種用生命、用自由所換來的教訓。而在失去了自由,又失去了青春之後,更在親情由失望轉成絕望後,親身體驗起淪為亞細亞孤兒的無助和哀戚。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體驗了、領悟了、也感受了,除了黯然神傷之外,再也無言面對殘陽西風。大牢生活中的一切都還循著一些舊有的痕跡在進行,同學說起生活中的點滴,好像也歲久年深般,沒什麼變化。
 
猶記得第一次入獄時,家人還寄予關愛與希望,只冀望在經過此次的教訓之後,能夠一切重新來過。只是,在無法與脫節已久的社會生活中求得清醒,而再度走向回頭路。再次的鋃鐺入獄之後,接見時,母親含著淚水,帶著哀痛的口吻從話筒的那端說道:「孩子!你讓我和家人太失望了,何以你的身上會烙印著怎麼洗也洗不掉的罪惡痕跡呢?法律制
裁你是罪有應得,今天你有權利檢討反省,但是他人都沒有義務去痛苦掙扎;可知道你的暴力行為帶給家人的傷害是如何的巨大和困擾嗎?你能檢討什麼,反省什麼?即使你有所領悟又能夠有所彌補既成的事實嗎?愧對列祖列宗的我和你父親,只能為生下你而沒能好好教育你而蒙羞,也無顏愧對周遭的親朋戚友們;往後的日子僅能自己保重了……」。看著母親無力的放下話筒,傷心的掉著眼淚走出接見室。
 
在巨牆外的人很難了解大牢中生活起居。牢裡的生活像是一口沉重粗糙的磨子,一點點一片片、每一時每一分、不眠不休地磨研著,囚犯們慢慢變了形,省思能力也逐漸淡了、遠了,甚至沉淪不振,這更是造成出獄後再犯的前因。
 
現在,哀莫過於心死,目送著多少個春花秋月,多少個日出日落消失於無形;然而,我都無法把握住那絲毫的片。
 
也許,大牢是個贖罪的地方,在每一次的贖罪之後,當你重返社會時,是否捫心自問,該還的如今已還了,只是,該洗淨的心靈洗淨了嗎?踏出大牢大門的那一刻,你被束缚在高牆之內的一切是自由了;然而,如非本著徹悟前非之心返回社會,返回家園,或許只有讓社會徒增一個「敗類」,讓家門多了一個累贅而已。
 
低頭看著自己當下所在的位置,雖然是一種拘囿的環境,但也彷彿有回頭的契機。是的,當下的我,要學習認錯,要承認自己的錯,過去的我就是死不認錯,死性不改,所以錯不知錯,因而一錯再錯,終至不可挽回的地步,而今的感悟,我不但要認錯,還要改過。
 
高牆之隔,並不是自由與束缚的區分,而是心性與良知的過濾。囹圄的結束,應該是人生另一次奮鬥的開始,得失之間往往也是建立在你的一念之間;不要再讓你眼前的這堵高牆圍困了你的人性,侷囿了你的良知,在一陣思索過後,能有著明智的抉擇吧!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