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真心面對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9-10
  • 資料點閱次數:114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真心面對、勇於承擔 十八工 孫○聖
 
一步錯,步步錯……。時而甦醒的良知揶揄似地循著日夜輪替的模式一再重覆敲擊著我敏感而脆弱的神智:一步錯,步步錯;及時回頭雖不免面臨斧銊架頸,枷鎖繫身的慘境,卻能從此跳出罪惡的漩渦,擺脫長久以來或到永遠成為魔鬼驅迫的奴隸的宿命,而獲得真正地浴火重生。

「真正地浴火重生?」這一生,作了這麼多違背良心的犯罪勾當,還有回頭浴火重生的機會嗎?良知忽隱忽現,惡念忽生忽滅。心,很痛,很苦;因為良知的逼視:我知道我承認,我作了太多太多打家劫舍傷天害理的惡事已至天地不容;可你,良知啊良知,你非但沒有出聲制止我,更一昧縱容坐視我變本加厲,一犯再犯至無惡不作,沉溺犯罪的淵藪 
中無力自拔之際,你才恍然驚悟且面帶愧色地揭去矇蔽我心智的黑紗,挺直地,冷漠地,嚴厲地站在我面前,以極地特有的寒度喝叱我必須自斷羽翼背叛魔鬼戴上銬鍊祈求救贖,你,罪惡的一身,才能真正地浴火重生。終於,我能聽見你生氣的聲音觸摸你堅實的肉體呼吸著你的氣息確認心的主人就是自我的良知。我向良知匍伏。
 
夜,黏稠如墨。不改容顏的黑,似已預示了我未來人生的慘淡。原來銀光點點的星空,倏忽間,竟然消散的無影無蹤,頂著滿天的黑;頂著半山間孤獨無伴的風,我似有魂無體的懸坐在崖邊大石上認真思索著:既然已經覺悟自己的所作所為均已逆天行道,法所不容,我還在猶豫什麼呢?猶豫的是我三個年幼的孩子和獨扛生計的妻子,一但獲知我犯罪的事實及將面對重罪審判的結果,向來溫馴柔善的她,必然無法承受如此晴天霹靂般的巨大打擊而崩潰。半山間的風已有些許涼意;夜更黑更靜,我的心,卻面臨了善與惡、罪與罰爭相咆哮,拉扯不下的兩難。
 
 沒有誰可以定誰的罪!除了自己的良知。沒有錯,如果我不說;管他軟弱善變的良知敲幾百次門,有誰知道這些案子是誰作的?妻子說的對,只要我當下痛悟前非,不再犯罪,就不必接受任何審判,這可是盜匪重罪啊?但,事實真是如此嗎?一塊髒污的布,任它丟在那,就能變得白淨嗎?一個失去監獄的囚犯真能從此問心無愧地過一輩子嗎?我知道我做不到。狠著心,背著妻子,我選擇面對法律。是執著,是覺悟,也是我決定以生命中最珍貴的自由來測試自己真心悔罪的強度。
 
 
十多年了。極其難挨的十多年在感恩懺悟與從不間斷地誦經聲中,過去了。曾經妻子問我:後悔嗎?怎麼會呢?發自心底的聲音我告訴妻子:我衷心的感恩現在的一切。因為去了惡念,我像個新人,活的自在。監獄更似學校,在這裡,我完成了國高中學業,並以第一名畢業;學得了多項技能並取得丙級執照;當我的罪業,(刑期)抵銷了、還清了、自由了,我要如何做才能撫平那些曾因我所犯的罪,身心受到傷害,至今仍有恐懼陰影的被害人創痛的心靈,是我未來人生最首要課題,並為本文「真心面對、勇於承擔」的良善旨意劃下完美的句點。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