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母親的愛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9-10
  • 資料點閱次數:22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母親的愛 病舍 吳○德
 
有人說,母親的愛是一種最純潔、無私的愛,她使一個孩子再生命的開始,就被環抱,並用無限溫柔的心茹養與呵護,使子女在其中徜徉、快樂成長。
我和媽媽印象最深刻的共同記憶事件,就是九歲那一年。媽媽趁著寒架空檔帶著我,以及十歲的哥哥回台北娘家。雖非第一次上台北,但台北這令人目不暇給的都會,那耀眼璀璨的霓虹燈、高聳的大樓,士林夜市、西門町的人聲、喇叭聲、車水馬龍,熱鬧滾滾,說實在那年歲不喜歡也難。在阿嬤家住了一週後,我們準備搭火車回南部家過年。
 
年節前台北車站,人潮把每班火車擠得擁擠不堪,每節車廂內塞滿人潮;月台上,我們望著逾時入站的火車,趕緊加入蜂擁的人群,我則拿出「體育」的精神,一馬當先,以我矮小的個子,看準任何可能的縫隙,拼命往裡鑽,很快就隨的人潮被推入水泄不通的車廂裡。好不容易站穩腳步,正竊竊自喜時,忽聞媽媽換我之聲音,要我趕快下車。我一慌,立刻扭動身子想鑽下車,無奈全身動彈不得,被緊緊卡在人群中。而且車子已開始緩緩啟動。
 
我一時驚慌失措,急得快哭出來,心中千迴百轉,無法想像自己將被載往何處………..。隨著火車往前疾駛,我害怕的心情愈發高漲,禁不住在眾目睽睽下哭泣起來而旁邊的人只是冷漠的看著我
 
車行約莫十幾分鐘,進入萬華站,我絕望的望著月台上鑽動的人頭,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阿德,阿德!」「媽媽,媽媽!」我做夢似的扯問喉嚨大聲回應。媽媽熟悉的身影忽地在車窗前出現,「拜託,幫忙把我的孩子由窗戶抱下來好嗎?」好心的伯伯,把我從車窗縋下,媽媽在車外抱住我,將我接到地面。
 
我緊拉著媽媽的手,喜極而泣,雖然前後不到十幾分鐘,但彷彿歷經千山萬水。失去被尋回,是 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事後,得知,火車進站時,我鑽進擁擠的人群,一眨眼就不見了,媽媽、哥哥,以及同行的阿姨,卻擠不上車,於是決定搭下一班火車。開車的時候已到,媽媽找不到我,循著窗口叫喚,竟發現我正陷車廂內動彈不得。是時,火車已開動,媽媽顧不得危險,用手攀注車門的把手,單腳踏車在奓門階梯,身體半懸在車外,隨著車子行到萬華站。車一停,她立刻跳下車,把我從車窗接出來
 
多少年的時光過去,台北火車站那驚心動魄、險象環生令人餘悸猶存那一幕,一直烙印在我的心底。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愛」。
 
一如傳統的中國家庭,我的家總不習慣把「愛」字掛在嘴邊,家常供應與教導,總像一杯白開水,自然的吸取,卻沒有什麼滋味。一直到這事件,親眼見到媽媽唯恐失去我,奮不顧身的表現,我才懂得什麼是具體的愛。
 
原來「愛」是一種忘記。可以使人忘記自己的需要,忘記身處的環境,忘記危險,忘記自己。
 
「愛」也是一種記得。記得所愛人的需要,為「愛」願意付上任何代價,甚至犧牲自己,在所不惜。
 
也是頭一遭,我感受到自己的重要。自幼總覺得是個不被注意的孩子,身為家中么,上有姊姊、哥哥,不管好與壞,不論犒賞與處罰,眾目的焦點總不會落在我身上。一直以為是爸爸媽媽「不小心多出來,得到的孩子」,理當本分活在屬於自己的角落。是媽媽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愛,使我再懵懂中看到自己的價值。從此我開始懂得珍惜自己、看重自己。
 
年歲更迭,世事歷練,多次在面對挫折軟弱無助時,以為再也撐不下去,那「驚悚畫面」就會映在眼前,在咀嚼回憶間,彷彿看見一列疾駛的火車上,一個憂心的母親,身子懸掛在半空中,腳下是一失足季可能是粉身碎骨的鐵軌。每回思及母親甘冒生命的危險那恩情,給我重新站起來的力量,我感佩母親不顧一切的堅強意志,也提醒我有什麼困難,難題無法承擔。我更感動母親那超然的表現,每當我遇到挫折憂傷痛苦時,我心總記起母親的關懷,眼中的安慰。我常提醒要認真的活著,媽媽爲我連自己的生命都不顧,我也要讓媽媽感覺值得。
 
記得曾和媽媽談起這段陳年往事,她只笑笑回答:「這沒什麼,任誰都會這樣做。」風輕雲淡,似乎是一件在歲月中不著痕跡的腳色。殊不知這「小事」陪我度過多少不眠的夜,克服過多少的低潮;他的愛也影響我一輩子,也常用愛去肯定許多事,她的愛像涓涓流水,滋潤我每一次的乾渴,她的愛也如肥沃的良田,讓每一顆種子都茂盛繁衍。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