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再見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9-10
  • 資料點閱次數:68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再見 十四工 尹○鴻
沈悶中的囚室,一隻飛蛾撞到了紗窗,引喚自己本能的迷惑,這個迷惑擁抱著深淵,擁抱著孤獨,飛蛾惶恐艱難地想找出出路,牠像是飛進房間找不到出口而瘋狂飛舞的困蛾,永遠不知所措地狂舞在自己的生活裡,長夜裡這雙大蛾終於疲憊不堪,磷粉因散落而發出令人窒息的焦燥,彷如焦燥囚室中眾人的絕望以及無奈。
母親來看我,鬢角白髮的容顏,不禁使我想起,母親曾經為我在家點燃過無數的香,為的是祈求神明保佑我平安長大,無災無難,母親的期望,她並不是要我一定得功成名就,而是要我堂堂正正的做人。
望著母親的歸途,監所兩旁樹木婆娑,綠葉在紅葉和半枯的黃葉裡點綴著。樹下舖陳簇簇枯葉,充滿了晚冬肅殺的氣氛,我不禁聯想著昨晚囚室中大蛾磷粉散落 的焦燥,那垂死散散的掙扎,不就如一簇簇腐敗的枯葉,像映著我過往放蕩墮落的自我。
一向疏忽大自然的美景,這一道斜陽的餘暉,竟使我有永別監所的覺醒,亦照見了困蛾的絕望與剝落,彷彿中我從黑暗裡走到光明境地,也從黑夜走向黎明,斜陽的餘暉好溫暖好親切地照拂著我,告訴了我,不要洩氣,黑夜過了就是黎明。 現在,我不管別人用何眼光看待我,我只知道,母親點燃裊裊的煙香中,浮現著母親慈藹的笑容,我在笑容裡必須學會跌倒了就趕快爬起來,我在笑容裡必須從不斷的創傷中,學會試著去減少錯誤,我在母親的笑容裡更必須決定「再見監所」。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