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沒有寄出的信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9-10
  • 資料點閱次數:83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沒有寄出的信  20工 許○麟
 
枕頭旁擺置一個小紙盒,裡面放了一疊信,估算該有30封了吧!貼了郵票的信封非但沒寄出反而留在紙盒內?如此啟人疑竇的行為難怪會激發人類好奇的天性,尤其這些人是監獄裡服刑的受刑人。紙盒內的謎底令獄友質疑的目光與日俱增,詭異的氣氛已然成形卻無人貿然率先迫問,彼此之間都有共識(…這傢伙真的怪怪的…),我並不理會獄友間的態度,只埋首自己一本初衷的堅持,編織眾人眼下的秘密。

犯人沒有私人空間其實是很悲哀的!10個人共住一間的獄舍如何能維持個人隱私?而我雖然吊足眾人胃口,但是「神秘」在一年後就不攻自破!大家都知道紙盒裡只是空白信封,只是沒人明白為什麼信寫完後卻不肯寄出?眾人依舊霧裡看花,不過大家都感到疲倦了,一個無法得到滿足的好奇終於臣服於疲乏,逐漸失去探究的耐心,那個外表很平凡的小紙盒失去眾人的青睞卻相形變得重要且更生色了。
 
寫信動機始於二年前,入獄執行11餘年,身心已適應,無由而來惡夢連連且夢境中出現的人物盡是昔日被害者的臉龐,一層層被牽動而塵封的往事如幕般躍入夢中,被害人泣訴著指控件件罪狀令人每每從夢境中驚醒,惡夢頑固深刻,一路苦苦糾纏。百般自我安慰亦無良效,重新檢視過去竟然只有認命與被動,苟活麻痺的軀體沒有懷著絲毫不安和愧疚,刑期只是罪責的寄宿主,一旦執行後出獄即是脫離寄宿主之時。一般受刑人入獄執行大多懷著放逐心態,昔日犯罪留予被害人身心創痛都與之無關,犯罪即已受到法律制裁而付出歲月的代價,猶有懲罰甚過於此?
 
                   「你和被害人和解了嗎?」
 
「被害人恐怕一輩子忘不掉我…。」偶爾聽及獄友談論諸此話題後,總會不經意聯想近期睡眠不安寧是否與之有關?腦海反覆思量前因後果,追憶著昔日與被害者結下惡緣的始末,企圖從所環結中尋找出一絲疏漏。懷著謙恭與自省的態度才發現過去視野所不及,剎時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終於讓我找到心靈已殘缺破碎的這一塊了。
 
誠懇細心提筆寫時,信紙只有簡短數句,除了表達出深切悔意-「……因一時貪婪造成你們身心創傷,不敢博取原諒只期望你們早日走出心靈陰暗迎向陽光。」信,始終不曾寄出,深恐寫信動機易遭曲解甚而質疑「不良企圖」,只得默默將信寫完貼上郵票,完成一封沒有收信人姓名、地址的信件。
 
DIY的小紙盒內裝載滿心懺悔,至於信寄不出去將無礙誠意的本質,或許在旁人冷眼神情下紙盒只裝著一疊不寄出的信,唯有自己明白自己靈魂良知的歸宿隨時悔恨和贖罪都裝載小紙盒裡。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