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覺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9-10
  • 資料點閱次數:85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覺悟  18工 劉○龍
 
年少輕狂,總是以為握起一雙拳頭就可以打盡天下英雄,嘆問世間能人幾許?

年少輕狂,總是以為持著三寸豪氣就可以雄似萬丈紅塵,笑看江湖任我翱翔? 
 
曾經的曾經,無知的莽撞;曾經的曾經,狂妄的叛逆。當青澀的腦袋開始記憶一筆筆的慘痛教訓。當稚嫩的雙手開始添增一道道莫名的傷痕。離叛的心才突然警覺,原來,我忽略了親人給予的叮嚀,視而不見內心的世界,奮力的追求成就,一個又一個的工作,填滿著每一天,累積著資歷。想著如何才能出人頭地,才能高人一等?怎樣才不被人群淹沒?怎樣才能累積財富,看來光鮮亮麗?怎樣才不負眾望,衣錦榮歸?我全力以赴的追逐,以致迷失了自我,來到了今日的處所-監獄。
 
我回頭開始檢視自己,省視環境。不嫌晚!的確,「過錯」就像是一個個十字路口,需要是一項正確的指引和選擇,也因這份覺悟,我選擇了從這裡作為「歸鄉」,以及在出發的起點。雖然要糾正陳年的窠臼,自非易事,但若不確切的去實踐,又怎知不可行呢?我知道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與學習,始能解開舊有習態所戴上的枷鎖,才能自我更新,但我願意。因此,這條回家的路,我將走的艱辛,但相信堅持此信念,一路走下去,會更具有意義。
 
對啊!「迷悟」是我從前對生活的癡妄,而「覺悟」是我今日的學習成長所得。記得星雲大師在迷悟之間書中曾言:其實迷悟只在一念之間,一念迷,愁雲慘霧;一念悟,慧月高懸。正如經云:「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鳳梨、葡萄的酸澀,經由陽光的照射,和風的吹拂,酸澀就可以成為甜蜜的滋味,所以能把迷的酸澀,經過一些自我省思、關照與淬煉,當下就是悟的甜蜜了。
 
回顧往昔,因為長年沉迷於浮華不實的生活裡,若不是親身體會尚不知如何解開這份禁錮之身心,是如此讓人心生畏懼,而當體察之時,卻是足以侵蝕人心,然而卻為時已晚,恍然間,憶及雙親苦口婆心,句句忠言逆耳的勸告,怎奈,昔日正當沉淪之際,猶不知悔改,致一次次傷了雙親的心,也終難逃法律的制裁。
 
記得是夏日入了監所,房內盡是一張張汗濕的臉孔,嚶嚶嗡嗡的交談著,封閉的空間裡充滿著潮濕的霉味和體臭,再也聞不到春風拂過堤畔的楊柳意。
 
時空交錯的漩渦,讓我的一顆心,逐漸下沉。我很努力地游了很久,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自己所面對的是-一望無際的海洋(刑期)。
 
記得有首歌詞說:「如果有一天,我將會怎樣……。」在以前總是期待著自己,可是用在此時此刻的我,卻又覺得遙不可及,在法令下我受禁錮身心的懲罰,身體抹不掉的污點,讓親友起碼的尊嚴,隨著我的錯誤,盡喪於此,他們又會如何看待我的歸鄉,家人能否原諒一再犯錯的我?矛盾至極的我,到底要如何看待回家路?
 
回首媽媽來監接見所言:「不是我不愛你,是你不在乎我愛……。」這句話訴說著我帶給她們最深重且沉痛的傷害,而我只能任憑淚水在心裏不斷的指責。
 
低頭看著自己當下所在的位置,雖然是一種拘囿的環境,但也彷彿有回頭的契機。是的,當下的我,要學習認錯,要承認自己的錯,過去的我就是死不認錯,死性不改,所以錯不知錯,因而一錯再錯,終至不可挽回的地步,而今的感悟,我不但要認錯,還要改過。
 
以前每遇到一些憤恨不平的事,總是覺得:「奇怪,同樣的一件事,做的人又不是只有我,為什麼只有我倒楣,必須承受罪愆錯誤?」於是我不停的抱怨,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該需要檢討反省與改善,以至於每況愈下,因而把生活弄出了軌,走了樣;而今想要走上更生路,我必須滌淨自己,讓一個新樣的自我,出現在家門,這樣不是更有意義嗎?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