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我最思念的人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19
  • 資料點閱次數:24


我最思念的人     十八工 徐○書    


   爸爸年少困頓坎坷,三歲喪父,無怙無依的他希望自己將來成為家庭的靠山。 我幼年時,他長期出差,記憶中,家裡常有個男人久久出現一次,總是把我高高舉起繞圈圈,後來才知道那就是爸爸。不常見面的爸爸每次出現都會帶來驚喜:一顆又香又甜的蘋果、一支毛筆,還有嶄新的手動削鉛筆機刀心……。他回來時,總帶著慈愛和欣慰的表情摸摸我的頭。長大後,我才了解「我們」就是爸爸一輩子的夢想。

    最驚險的是在我銘傳專校畢業考的那一次。我等不到公車,爸爸火速趕來,半小時內從桃園飛車到士林,衝到校門已聽見考試鈴響,只要十分鐘後進場結束鈴響,我就註定畢不了業,而考場位於學校制高點的最高層樓。我以最快速度攀爬銘傳出名的數百階梯,正想放棄,一回頭竟看到爸爸遠跟在後,比我還努力地往上爬,頓時我流下眼淚,也不知哪來的力量讓我奮力前行,終於爬到H樓六樓,一踏入教室,結束鈴響起。

    爸爸在家會掃地、洗衣,還會把衣服折好,送到我們房裡。爸爸一生都為子女做事,但我始終沒有為他做什麼。爸爸的口頭禪是:「年輕人打拼,長輩要當他們的後盾。」他給了我許多美好的、意味深長的回憶,也影響我的為人處世。我覺得自己永不能像他呵護我那樣回饋他,或許應了那句話:「父母的愛無法回饋,只能傳承。」但我知道,就算人生遇到無法承擔的難關,我也要為了這份恩情不畏不棄,奮力往前:就像那年的畢業考,只要我一回頭,爸爸那頭頂微禿的身影就會緊隨在我身後,他是我們永遠的靠山。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