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我最感念的人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1-19
  • 資料點閱次數:132


我最感念的人     十工 陳○文    


   耳際又傳來一陣既沙啞且又熟悉的呼喊聲,驚鴻一瞥地剎那間眼角目光正覓著母親漸漸溼濡的雙眼,撐扶在家門口外紅色漆底的大鐵門旁。從她祈求又富含淚水的眼神中,我很容易就能讀取到母親她想要的是什麼;這已不是第一次她用這種眼神看我,但在當時處於叛逆時期的我,內心卻存在著一股想與親情挑戰的亂流。我絲毫不考慮地轉身走向巷口停摩托車的地方,而母親似乎並未如此便放棄--就算僅有一絲把我喚回的機會,她用盡所有僅存的力量聲嘶力竭一次又一次呼喊著她心愛的兒子。然而,她的嘶喊卻早已伴隨著摩托車的排氣聲飛向九霄雲天之外。

   噹…噹…刺耳的鐘聲無情地把我從夢中拉回現實的縲絏生活來。雖說僅僅只是青少時的一場南柯一夢,可內中曲折,卻激盪著我從未向任何人開啟的內心深處,使我澎湃不已而久久不能自己。回想少時種種仍記憶猶新,但渴望再一次聆聽母親的呼喚卻已是遙隔了十二年;自從我錯失了那次垂手可得的機會後,上天便用最嚴厲的懲罰將我的母親帶走--彷彿意味著我不配擁有如此慈靄的母親。現在就算再加上十個十二年,母親再也回不來,我也無法再次聽到那發自肺腑內心的呼喚了!這是唯一能使我痛心疾首、唯一遺憾的一件事。還記得母親撒手人寰時所丟下的話:「不要去計較為家人付出過後的得失,多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段時間,那怕是一秒鐘的時間…」。

   每每憶起母親用了自己最寶貴的生命來喚醒我沉睡中的無知時,我便會不自覺得潸然淚下。雖然,現在我正處於四面高牆的生活,但我仍感念著遙遠國度的母親為她冥頑的兒子所留下的一席話。這席話使我學會與家人溝通,也更讓我用心去了解、關心他們需要、渴望什麼,而不在是一昧的逃避再逃避。這讓我原本處於緊迫狀態下的家庭關係頓時雲清見日。

   孟子曰:「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未之聞也。孰不為事親,事之本也。」孟子亦未曾見聞:不能保守其身,做了壞事,又能事奉父母的人。天下的人,誰又能忍心不事奉親上呢?事親是人生成長中最重要的一環啊!

   室友的叫喚使我回神轉而凝望窗外的花草,依附在葉子上的朝露顯得隔外脆弱,它們似乎無從抉擇逃離被蒸發的命運,此時早起的鳥兒亦在啼叫。牠清脆、哀淒的叫聲讓我引起了共鳴,牠是否也正在呼喚著與牠失散的家人?或許也只有牠才能了解、體會我現在的心境吧!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