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我感到最難過的事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9-10
  • 資料點閱次數:27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我感到最難過的事 六工 張○春
大姊,入獄已逾七年,這封信一直沒能寄出去,應該是強烈的愧疚感,使我提不起勇氣在信封的收件人處,填上您的名字。小時候家裡頭窮,老媽整天必須工作賺取家用,家裡頭五個孩子,您是長女,毅然擔起小媽媽的角色,所以我們四個弟弟都非常依賴您,可以說是吃您煮的飯長大。從小,我最黏您了。因此您對我的期許也最高。當兵前,我也滿爭氣,不曾讓您擔心失望過。可是退伍後步入社會,環境的薰染,加上感情破滅的打擊,我變得很容易喪志,一遇到挫折,就成天與酒為伴。這時您已結婚生子,正忙著照顧家庭,無心理我。於是我過了幾年「自我放逐」的生活,直到十七年前第一次入獄,您才再度進入我的世界。
您沒有放棄我,您說我只是一時失足,待出獄後好好做人,一切可以從頭來過。上次出獄時,我揹著雄心壯志、信心滿滿的行囊回家,當您們含著期待的淚水迎接我進門的那一刻,我竟感動得跑進廁所裡,整整哭了半個鐘頭,不能自拔。
甫出獄,我一無所有。您標下會錢買車給我,說是外出總要有部交通工具;看我白天沒找到工作,晚上您就帶兩個小外甥陪我去唱KTV,說是要給我加油打氣;又說您家隔壁有個乖巧的女孩,您物色很久了,叫我要好好把握住....。然而,不知是家人的求好心切,還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太高?也不知是社會經濟真的不景氣,還是隱自心底罪因的誘使?在找不著工作、四處碰壁的窘境下,我又開始不敢面對家人,逃避人群,又重蹈覆轍,犯罪入獄。
我能理解您在我入獄這七年來沒有隻字片語的那種決裂心情。當信任破滅後,再多的藉口,再好的理由,都掩飾不了再次犯錯的事賈。當最大的期望演變為殘酷的失望,僅存的只有無盡的絕望了。每年佳節,我總會收到「未署名」的賀卡,從信封上娟秀熟悉的字跡,我曉得是您寄來的。大姊,是您原諒我了嗎?七年歲月的流逝,對我絕望的創疤,是否還一直滯留在您心中?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提起勇氣,在這信封上,填上您的名字。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