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回首頁

:::

心靈的對白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9-10
  • 資料點閱次數:71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排版用
心靈的對白 十六工 鍾○輝
時光荏苒,寒來暑往走過九年禁鋼生涯。掐指一算是三千多個日子呀!生在世數十寒暑,責無旁貸且需親力親為的事何其之多,奈何時間是抓不住的沙,稍一鬆懈、耽逸.再圖緊已是枉然。人的生命猶如追著時間賽跑,以有限的生命跟活力,衝勁十足的跟時間競逐,固然比賽過程中,失去的總比擁有的多,事實證明,時間的可貴何真彌珍;但努力嘗試的過程不也是種擁有嗎?九年的時間,該能完成多少想做及該做的事?如今連嘗試的機會也沒有!只能故做瀟灑地笑看日昇日落,眼睜睜看著時問由眼前無情的流逝。
開封、收封,同樣的內容、同樣的場景,連生活情節及對話的話題也不斷重覆。日復一日、年又一年,周而復始之後,耗損的是什麼?如沙漏中永不回頭的青春。人一生當中有幾個錯誤能堪重來?「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實發人深省。過錯已無法改變,一昧回顧耽溺過去的情境及自責,能挽回時間回眸、駐足嗎?時間是公平的,絕不會獨厚任何人。知錯能改,猶時未晚,以此自勉才不致使九年的悔憾再次重演;而禁錮生涯,真的只能以悲觀想像未來嗎?絕不能,也不該是如此。
我可以失去時問和空間,但絕不能拋棄一切對希望的憧憬。禁錮只是短暫的流失,若能把握每個當下,盡其所能地充實自我,當能無礙生命觸角的延伸。
排版用 排版用

 
回頁首